再谈“现代汉服”概念:现代汉服体系理论基础空谈

为什么要反复强调实践的重要性,是因为“砖家”极度担心着手建立的体系会自觉不自觉地落入“古代汉服”的窠臼中去。主要表现形式就是研究对象局限在了中国古代服饰史,将辛亥革命直至今天所有的恢复民族服饰、民族文化的努力轻描淡写或视而不见。或者是嘴巴上说说要将民族文化现代化,实际上根本不从实践中来,也不到实践中去,只是闭门造车、孤芳自赏。

为什么要反复强调实践的重要性,是因为“砖家”极度担心着手建立的体系会自觉不自觉地落入“古代汉服”的窠臼中去。主要表现形式就是研究对象局限在了中国古代服饰史,将辛亥革命直至今天所有的恢复民族服饰、民族文化的努力轻描淡写或视而不见。或者是嘴巴上说说要将民族文化现代化,实际上根本不从实践中来,也不到实践中去,只是闭门造车、孤芳自赏。




在此,砖家还要澄清一下最开始的说法,实际上“现代汉服运动”并不是从2002年新浪舰船军事论坛开始的,如果要溯源,可以从上个世纪的辛亥革命开始,那是也有零零星星的恢复汉服的记录流传。但是真正意义上的复兴,应该是从上个世纪90年代末酝酿,新千年初因为APEC会议的契机而爆发出来的。汉服运动的出现不是偶然,它是国内经济高速发展和民族愈加自信的结果,是人们数百年来因各种原因压抑着的民族认同感自主迸发的表现形式。(可以参考网友“齐鲁风”的《汉服复兴运动回顾与展望》,还有网友“兰芷芳兮”的《汉服归来》等)




我们先不谈历史悲情,就谈历史哲学和逻辑:同一性的事物是因为本质的相对稳定,且时空连续,从而获得了同一性,即A=A。这里谈的本质具体的表现形式有:基因、原子、元素、比特等。就“古代汉服”来讲,不管是文化基因还是现实存在形式,都是代代相传,具备时空连续性的。那么就有一个问题:




已经消亡了300多年的一种民族服饰文化,还能重新传承吗?如果重新传承还是原来的民族服饰文化吗?




针对这个问题,砖家坚定地立场是:两种事物,如果其本质相同,比如基因相同,哪怕中间间隔了浩瀚时空,也可以认为是同一事物。




这里有两种情况要仔细辨别。第一种是“复活”,第二种是“复兴”。




关于第一种是“复活”,大家应该不陌生。比如《侏罗纪公园》提出的设想,将琥珀中保留的恐龙基因克隆出来,在现代复活6500万年前的恐龙。很显然,现代复活的恐龙依然是恐龙,而不是其它什么动物。这个道理大家都懂,就不多说。




至于第二种的“复兴”,比如大家都听腻了的欧洲“文艺复兴”就属于此类。除开这些陈词滥调,砖家可以举一个比较不常见的例子。希伯来口语消亡了2500多年,直到20世纪以来才在犹太人的努力下重新在现实中使用。细究起来,现代希伯来语言跟古代的希伯来语还是有一定区别,但是世界上语言学界公认现代希伯来语言就是古代希伯来语的继承和发扬,两者是同一语言。




还有其它很多案例,大家有兴趣可以去百度一下。消亡已久的古代文化在现代重新应用,屡见不鲜,并非中国独独如此。




以上“复活”与“复兴”两者有着极其巨大的差别,简而言之,就是“复活”仅仅只能存在于学术界、研究室,基本无现实运用或独立生存之可能;而“复兴”是重新焕发生机,回到现实社会中,百姓日用而不知。




结论呼之欲出,历史是螺旋式上升的,即便回到原来方位,也不是原点位置,必须对原有文化做出高度提炼和升华,继承和激活文化基因,对其表现形式做出改造,为新的现实服务,帮助其适应新的时空,新的现实。




最后,现代汉服复兴也不是想象中那么困难,大家想想,连一门消失了2500多年的语言,而且是口语,都能在现实中复兴,那么一件消失了300多年的服饰,难道还能说不可能重现神州吗?




在国家大力推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复兴的今天,我辈同侪岂能妄自菲薄、怨天尤人?投身浩浩汤汤时代潮流正当其时。正所谓“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与各位君子同勉。


相关阅读
汉服推荐
    都城南庄 依云调 白色绣花长褙子全包边原创新品日常可配吊带汉服
    华姿仪赏行云原创设计汉服交领广袖一片式下裳男款套装大袖衫秋现
    搭夫人汉服19年新款齐腰襦裙雪染梅4.5米摆一片式汉服女正品原创
    池夏曼珠沙华:奈落 原创彼岸花汉元素中国风宋裤褙子套装
    华姿仪赏连理枝原创设计魏晋风汉服情侣装绣花交领襦裙一片式齐腰
    重回汉唐云帆对襟半臂上衣上襦原创汉服男士夏季绣花中国风非古装